欢迎访问第四届中国绿化博览会官方网站

English
English

龙里县茶香村:退耕退出新天地 还林还来致富果

作者:刘雪红 时间:2019-05-17 来源:黔南日报

走进龙里县茶香村羊昌组,满山的刺梨园被打理得干净利落,刚刚追肥除草剪枝的刺梨树,经不住春光的催促,已经抽枝发芽开花。

  “这是整个茶香村种植水平最高的刺梨园,刘光富家的,每年他的刺梨都要比别人高出两三毛钱。”龙里县退耕办的同志介绍道。刘光富是龙里县第一批享受退耕还林项目扶持种植刺梨的农户,现在面积已经达到100亩,加上育苗收入,每年能有20多万元。

  见到刘光富时,他正在门前的刺梨园里忙活。说起国家退耕还林政策,他连声说“好好好”。“20年前,我们吃的是包谷饭,住的是茅草房。现在好了,家家户户住楼房,开轿车,家用电器应有尽有,好多村民都进城买房。要不是退耕还林政策,哪能有今天的好日子哟。”

  茶香村的刺梨产业,得益于国家实施的退耕还林工程。它让一个穷得叮当响的“砍树村”,变成了刺梨专业村,满山遍野结出了金灿灿的致富果。

一个村民果敢的“放手一搏”

  20年前的茶香村属省级二类贫困村。全村156户,人口657人,人均年收入不到400元。砍树换钱是村民的主要生活来源。

  1995年,原贵州农学院专家在茶香村进行人工种植刺梨品种选育试验。当时省里安排给茶香村1000亩的示范种植任务,但是村民们不相信这个满山遍野、又酸又涩的东西能卖出钱来。只有一个人认为,这东西指不定哪天真能成为城里人的稀罕物。他叫顾庆林,是茶香村第一个“吃螃蟹”的村民。穷怕了的顾庆林认为,与其“穷死”,不如放手一搏,他拿出自家120亩坡地,得到了免费的苗木支持。两年后,刺梨丰收了,换成了白花花的钞票,他成了茶香村的“首富”。

  “我还记得,当时种在屋后的3亩刺梨,光鲜果就卖出3.6万元,贵阳的商贩直接到地头采,每斤3元,抢疯完。”顾尚俊是顾庆林的儿子,当时他家七八口人,刺梨见效后,顾家一下子从贫困户变成了稀罕的万元户。

  在那个“种一年包谷只够吃半年”的年代,这个增收故事在村民中引发了很大的震动。1999年,黄佑贵、熊家明等3户村民大着胆子投资种植,成了茶香村第二批刺梨种植户。这让全村群众看到了脱贫致富希望。

  然而,村民们除了羡慕嫉妒恨,只能唉声叹气,穷得叮当响的村民根本没有钱来投资种植。令村民想不到的是,机会来了。2000年,国家实施退耕还林工程试点,每亩退耕地每年补助300斤粮食和现金20元(生态林连续补助8年)。农民有了解决温饱的“定心丸”后,从开始的不敢种、不愿种向户户种、规模种转变。

  2000年以来,龙里县利用退耕还林工程、巩固退耕还林成果专项资金建设项目、石漠化综合治理、植被恢复建设等林业生态工程,整合捆绑财政、扶贫、农业、水利、交通等部门资金,以茶香村作为刺梨产业核心区,实施产业化扶贫,引导群众种植刺梨。短短几年间,全村的开荒地和大部分包产地都变成了刺梨园。

一个贫困村的成功逆袭路

  分家后的顾尚俊,有了自己的60亩刺梨园,一家四口,过着幸福的小日子。

  “现在的日子,都是围着‘刺梨’转。”顾尚俊说,除了种刺梨,每到鲜果销售季,他还做起经纪人生意,把村民的刺梨鲜果销到外地。此外,他和村民黄佑贵搭伙的30亩苗圃基地也给他们带来了丰厚的收入,每年总收入有30万元左右。“看,我家正在建新楼房,准备开农家乐,吃住玩一体化。”

  在茶香村,越来越多的村民“盯”住了城里人的钱袋子。

  原来,茶香村的刺梨形成规模后,形成了“十里刺梨沟”的壮丽景观,龙里县在茶香村连续举办了6届刺梨赏花品果节和3届中国山地自行车公开赛,每年的花期和采果期,客人蜂拥而至,村民通过农家乐增加了收入。该村15户村民通过观花赏果农家乐活动和出售自己加工的刺梨果脯等产品,户均年收入10多万元。

  目前,全村刺梨种植面积达到2万多亩,其中,50%为国家退耕还林项目、巩固退耕还林项目扶持。476户(合并后)户户种刺梨,村民90%的收入来自刺梨,2018年村民人均纯收入1.46万元。

  20年的经营深耕,让茶香村村民成了刺梨种植“土专家”。在茶香村,就有12人获得“刺梨种植管理明星”,150人获得“农民技术资格证书”,90%以上的农户掌握了标准化栽培技术。村民们经常被高薪请到外地讲学指导。

  村民富了,村容村貌也随之改变。茶香村“十里刺梨沟”成为贵州乡村生态文化旅游品牌和龙里的城市名片,拥有“具有贵州乡土特色的休闲旅游胜地”、“国内户外体育运动休闲胜地”、“全国山地自行车最美赛道”等诸多美誉,村内建成刺梨文化广场、自行车主题公园、露营基地、人工湖、休闲长廊等景点。茶香村成了“最美乡村”。

一个产业引发的“连锁效应”

  熊家明现在的身份是贵州龙厚生态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总经理,这家2017年才成立的公司,主要从事刺梨基地种植和刺梨产品加工,主打的“三叶茶”销往深圳、广东、北京等地。“我们2月份刚与贵州同济堂药业签订合同,做刺梨原汁、口服液、含片等。”

  熊家明是息峰人,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他被贵阳的一家医药公司委派到龙里谷脚镇搞药材种植,后来成了茶香村的女婿。头脑灵活的他1999年便成为茶香村第二批刺梨种植户,后来被村民推选为村长,又担任了三届村支书。他在任期间,是茶香村刺梨种植面积增长最快的时期。

  “茶香村刺梨最大的优势在于刺梨苗,所有的贵农二号、五号、七号都是从我们这里出去的,因为我们的苗是三代苗,如果你到外地买,那就是五六代了,是我们的‘孙’字辈了。”熊家明调侃着说。

  通过不断比选,原贵州农学院在茶香村成功筛选出优良品种“贵农5号”为主栽品种、“贵农7号”为授粉品种,并大面积推广种植。2010年9月,经专家鉴定,确定茶香村刺梨品种均为“贵农5号”和“贵农7号”良种,并授予茶香村“贵州刺梨良种繁育基地”称号。茶香村成为贵州人工种植的刺梨的品种发源地,有了这个优势,村民们都搞起了苗圃种植,卖苗成为村民们的主要收入来源。茶香村培育成贵州省刺梨良种穗条和苗木的供应基地,仅此一项,全村年产刺梨苗1000余万株,年销售收入800万元。

  茶香村的刺梨产业,对黔南州、贵州省引发了产业“连锁反应”。如今,刺梨被列为黔南州四大农业特色优势产业之一,是贵州省政府主导的扶贫产业,全省刺梨种植面积达到260万亩,刺梨已成为贵州大健康产业的金字招牌。

  在黔南,刺梨是农业“接二连三”的产业典范。全州刺梨植面积累计达85万亩,500吨以上鲜果加工企业13家,刺梨产品有刺梨原汁、刺梨浓缩汁、刺梨汁饮料等,主销省内外,初步形成集种植、研发、加工、销售为一体的刺梨特色产业发展格局。全州鲜果加工能力5.4万吨,综合产值25亿元,建档立卡贫困农户1.9万户7.05万人受益,实现了种植面积、加工能力、综合产值三个同步增长。

  一个贫困村的示范引领,让刺梨这个特色产业在黔南、在贵州形成了燎原之势。业内专家称,龙里茶香村的人工种植刺梨,为贵州石漠化治理提供了有效范本,成为山区老百姓“点绿成金”的经典案例。
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