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第四届中国绿化博览会官方网站

English

立体交通畅达八方 高速平原渐行渐近

作者:刘小明 时间:2019-01-04 来源: 贵州日报

  2016年12月29日,杭瑞高速公路毕节至都格段北盘江大桥建成通车。大桥全长1341.4米、主跨720米,桥面离水面高达565米,目前为世界第一高桥。   

  “不是夜郎真自大,只因无路去中原。”这是贵州人曾经的无奈与心酸。

  贵州是全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,交通一度是制约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。贵州提出“交通引领经济”的发展理念,不断加大交通基础设施投入和建设力度,全省交通面貌改天换地。

  如今的贵州,公路、铁路、民航、水运齐头并进,山门打开,脱贫攻坚步伐更有力,黔货出山更便捷,群众出行更顺畅,旅游、商贸、大数据、物流等产业迎来发展的春天。

  农村“组组通”公路三年大决战有序推进。按照规划,我省将用三年时间建成8.08万公里通组硬化路,沟通4.1万个村民组,完成固定资产投资455.3亿元,打通农村公路建设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2017年8月“开战”至2018年12月14日,全省已建成通组硬化路7.6万公里,完成投资447亿元,沟通30户以上村民组3.6万个,通畅率从2017年6月的68.9%提高到98%。六盘水市、黔南州、贵安新区和59个县(市、区)今年已实现30户以上村民组100%通硬化路。按计划,到年底,除毕节市外,全省其他市(州)30户以上村民组将全部实现100%通硬化路。农村“组组通”硬化路已成为老百姓获得感最强的民生项目之一。

  全省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达到6400公里。2018年,我省共有12个高速公路项目建成通车,总里程超过600公里;新开工仁怀至遵义、威宁至围仗2个高速公路项目共81公里,全省在建高速公路项目达31个2082公里。

  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跻身全国2000万级大型繁忙机场行列。2018年12月29日,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2018年旅客吞吐量突破2000万人次,旅客吞吐量实现五年翻一番,在建设西部地区重要航空枢纽的征途上迈出坚实步伐。这一年,贵阳至莫斯科、洛杉矶和旧金山航线开通,标志着贵阳机场洲际航线取得新突破。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2018年旅客吞吐量突破2000万人次,成功跻身全国2000万级大型繁忙机场行列。这一年,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执飞航空公司达到49家,航线241条,其中国内航线221条,国内通航点99个;国际和地区航线20条,通航点19个。“十三五”时期,贵州将加快建设形成“一枢纽十六支”机场布局,为全省持续扩大开放、奋力后发赶超提供更加强大的民航支撑。

  铁路建设喜讯不断。渝贵铁路2018年年初开通,贵阳至重庆铁路时间缩短至2个小时。10月,成贵高铁贵州段铺轨工程启动,至11月22日,毕节至大方段完成铺轨。贵州段铺轨工程预计明年7月底之前完成,为明年底通车打下坚实基础。年底,盘兴铁路正式开工,对促进黔西南州和六盘水市经济社会发展,优化完善国家铁路网布局,以及开放乌蒙山旅游资源、扩展对外交流等具有重要意义。按照贵州省《关于加快铁路建设的意见》部署,到2020年,全省铁路运营里程将达到4000公里以上,其中高速铁路超过1500公里。届时,贵阳与周边省会城市及全国主要经济区将形成2至7小时铁路交通圈。同时,基本实现贵阳至省内其他市(州)中心城市1至2小时到达。

  日本专家惊叹贵州桥梁技术

  1988年,日本跨海大桥濑户大桥建成通车。这座耗时近10年、总长37公里的公路铁路两用桥,是当时世界桥梁的空前杰作。“通车的时候,我去看了一下。很震撼,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桥。”贵州高速公路集团副总工程师周平说,当年他22岁,正在日本留学,震撼之余一直反问自己:“我们什么时候能修千米级跨径的桥梁?”   

  2005年,周平成为坝陵河大桥的副指挥长。他想起了濑户大桥,东渡日本去取经,结果无功而返。“他们的核心技术不对外公开,只了解到一个概念和有限的资料。”周平说。   

  在主梁架设上,周平带领的施工团队想借鉴日本的方式采用桥面吊机。但是,日本的设备要2000多万元一台,而且当时市场上还没有销售。周平找到设备厂家,共同进行研发。最终,自主研发成功,造价仅需400多万元,是日本设备价格的1/5。另外,坝陵河大桥采用的移动模架和液压爬模施工技术、柔索悬臂架设钢桁加劲梁等都是国内领先的施工工艺。坝陵河大桥建成后,有日本专家前来参观,大呼:震撼!

  “桥三代”刘豪  

  今年35岁的刘豪,是贵州桥梁建设集团的一名工程师,也是家里的第三代修桥人。他的爷爷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是一位桥梁建设基建管理者,父亲是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一位桥梁建设材料运输管理人员。

  “爷爷、父亲都是桥梁建设者,他们都希望我成为一名桥梁工程师。”刘豪说,因为家庭氛围的熏陶,让他走上了“建桥”的路。

  “我是看着贵州的桥一点一点长高的。”刘豪说,“在祖辈、父辈那个年代,修桥技术比较落后,40米的高桥都很少见,现在上百米高的大桥在贵州随处可见。”

  “以前修一条路、一座桥,需要五年甚至七八年的时间。现在修一座大桥,两三年就能完成。贵州桥梁不断‘长高’的背后,是桥型的逐渐丰富和造桥工艺的日趋先进、成熟。”刘豪说,“小时候看到的桥,几乎都是拱桥,而现在所有的桥型在贵州都能找到。以前修桥工艺只能一步步摸索,现在仅我们公司就积累了十几种桥型的标准工艺图,哪个部位上什么‘手段’一目了然。”

  工作十多年来,刘豪先后参与了六冲河特大桥、西溪特大桥、平塘特大桥等十几座大桥的修建。

  贵州9座世界级特大桥梁  

  贵黔高速鸭池河大桥——世界跨径最大的钢桁梁斜拉桥,2016年7月建成通车

  毕都高速北盘江大桥——世界第一公路高桥,2016年12月建成通车   

  水盘高速北盘江大桥——世界跨径最大的预应力混凝土斜腿刚构桥,2013年8月建成通车

  贵瓮高速清水河大桥——世界跨径第4山区单跨钢桁梁悬索桥,2015年12月建成通车

  赫章大桥——世界梁式桥梁最高墩,2013年6月建成通车

  道安高速芙蓉江大桥——斜塔斜拉桥跨径世界第五,2015年12月建成通车

  平罗高速平塘大桥——世界第一高混凝土桥塔,2016年4月开工建设,预计2019年建成通车

  平罗高速大小井大桥——世界山区最大跨径上承式钢管拱桥,2016年4月开工建设,预计2019年建成通车

  江习古高速赤水河大桥——世界山区第二跨径悬索桥,2017年6月开工建设,预计2020年建成通车

  风驰电掣动车来 百姓出行乐开怀  

  2018年12月28日,盘兴铁路正式开工建设。这是我省继贵开、铜玉和安六3条铁路后建设的第4条城际铁路,也是贵州“市市通高铁”的最后一个待开工项目。

  而就在两天前,新建铜仁至玉屏铁路正式开通运营。这是贵州省首条地方投资为主的城际铁路,也是贵州开通运营的第二条城际铁路。铜仁到贵阳最快时间缩短到1小时40分钟。

  去年年初,渝贵铁路开通,贵阳至重庆2小时可达。这是我国西北、西南至华南地区快速铁路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,与兰渝、贵广铁路共同构成高标准、大能力、快速度的铁路通道,增强了我国西南纵向连接华南地区铁路纽带的传输作用。

  2018年,贵州铁路建设喜讯不断。遵义人李学琳最有感受。两年前,她到贵阳工作,一个月只能回一两趟家,“坐火车要三四个小时,时间不允许啊!”。她是家里独生女,期盼能常常陪伴在父母身边。如今,渝贵铁路已成为她与家之间的一趟“公交车”。“最快的一趟车只要40分钟。”李学琳说,“现在下班就可以回家,往返都很方便。”

  蜿蜒于崇山峻岭之间的渝贵铁路,全长340公里,一头连着长江边的重庆市,一头连着黔中腹地的贵阳市。从2010年10月23日正式施工到2018年1月25日建成通车,耗时7年,全线建桥梁209座,隧道115座,平均每公里就有一座桥梁和隧道。横跨长江的新白沙沱长江六线特大桥,是世界上首座双层双塔双索面六线钢桁梁铁路斜拉桥。开通营运一年来,缩短了沿线城市的时空距离,更为贵州融入成渝经济圈、长江经济带,连接“一带一路”打开了又一道大门。据统计,渝贵铁路开通后,重庆至贵阳方向客流量爆发式增长,日均发送旅客5718人次,增幅达218%,高峰期上座率达90%以上。

  渝贵铁路北连成渝高铁和兰渝铁路,南接沪昆高铁、贵广高铁和黔桂铁路,在贵州境内形成纵贯南北、横跨东西、四通八达的现代化铁路网,打通了西部地区北上和南下通道,助力贵州、重庆、四川、陕西等省市加速融入“一带一路”和“长江经济带”。

  去年年底,盘兴铁路项目传来正式开工的好消息。它的开工意味着贵州向“市市通高铁”的目标迈进一大步。盘兴铁路自沪昆客运专线盘州站引出,经盘州市丹霞、响水等3个乡镇和黔西南州兴义市清水河、马岭等4个乡镇(街道),全长98.314公里,设计时速250公里。

  贵州铁路建设正快马扬鞭,一张通江达海、功能完善的现代化铁路网络已逐渐变得清晰——至2020年,初步建成“北连川渝、南通两广、西通云南、东南亚、东连长三角”的铁路大通道。

  贵州“十”字型高铁骨干网 

  全长857公里,设计时速300公里,运营时速250公里。自贵阳北站,经黔南州、黔东南州、桂林、贺州、广东肇庆、佛山终至广州南站,经过贵州、广西和广东。贵阳至广州的运行时间由原来的20小时缩短至4-5小时。 

  东起上海,西至昆明,全长2266公里,设计时速350公里。由沪杭、杭长以及长昆客运专线三段组成,途经上海、杭州、南昌、长沙、贵阳、昆明6座省会城市及直辖市,贵阳到昆明现在只需2小时。 

  长约367公里,旅客列车设计行车速度为200公里/小时,从贵阳出发,20分钟到息烽,1小时到遵义,2小时左右即可到达重庆,从贵阳到成都也将由12小时缩减至3.5小时。

  贵州开通及开工的城际铁路

  铜玉铁路又称铜玉城际铁路,线路长47.71公里,设计速度200公里/小时,设有铜仁、万山和大宗坪三个车站,铜仁站为客运折返站,万山站为客运中间站,大宗坪站为新建沪昆线接轨站。 贵开铁路(通车)

  贵开铁路又称贵开城际铁路,为贵阳市到开阳县的城际客运专线,是贵阳市域快速铁路网“一环一射两联线”的重要组成部分,线路全长62公里,2015年5月1日正式开通运行。

  安六铁路又称安六城际铁路,由沪昆客专安顺西站引出,向西经安顺开发区、普定、六枝、钟山和水城5个区(县、特区)16个乡镇街道,到水城站接轨后,利用既有的沪昆铁路抵达六盘水站,全长约117.8公里。 

  盘州市至兴义市的高速铁路,线路自沪昆客运专线盘州站引出,经盘州市丹霞镇、保田镇、兴义清水河至万峰林机场,新建正线长98.265公里,设计时速250公里。全线设盘州、保田和兴义南3个车站,其中盘州站为接轨站。

  川黔铁路退休警察:  坐上动车是享受

  79岁的佘世明是川黔铁路上的退休警察。1965年国庆节,川黔铁路通车运营,也这一天,佘世明结婚,并开始在川黔铁路上工作。1968年,他的大儿子出生,取名为佘贵川,以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。渝贵铁路开通后,服役超过50年的川黔铁路不再承担客运任务。

  “川黔铁路一趟要跑10多个小时,渝贵铁路只要两个小时。”已退休的佘老乐呵呵地说,“现在我经常往返两地,更多是来‘享受’的,体验‘中国速度’。”

  72岁的倪昌珍经常往返四川、重庆和贵州。他儿子已定居贵阳,儿媳妇是重庆人。“要帮孩子带娃娃,经常三地跑,坐动车也不累。”倪老说,“有了高铁,实在方便。”


回到顶部